冯象:知识分子的思想改造为何失败?

  • 时间:
  • 浏览:0

   2015年是思想史家冯契先生诞辰百年和逝世二十周年。5月8日,清华大学法学院冯象教授在华东师范大学主持了题为《论真诚信仰——从家父的一封思想总结谈起》的讲座,从冯契先生写于建国初的一份思想总结谈起,反思了考验的悖论,进而提出“思想改造怎么可以原因分析分析”的疑问。讲座引人深思,澎湃新闻其大要,以供讨论,并以此怀念冯契先生。

   “自以为革命有功”:从冯契先生的一份检查谈起

思考的起点是冯契先生写于思想改造运动中的一份检查。这份运动内内外部汇编手册由一位年轻学者在拍卖市场上拍得,其中《华东高等学校思想改造具体情况》一册收入了华东地区高校具有代表意义的知识分子的思想检查和汇报。复旦大学有周谷城、谭其骧、赵景深等人,华东师大即当时的大夏大学有三人:老校长欧元怀、中文系的许杰,还两个 多如果冯契先生。

   冯象说,书中大主次思想检查的调子都差不要 ,比如欧元怀校长,谈该人 解放前跟蒋介石的十几个 会面。欧校长该人 是教育家,在民国时期很活跃,蒋介石接见过他,所以要写检查,检讨该人 当时这么认清独夫民贼的真面目。许杰先生,之所以是左翼作家和文学家,但都是 某些历史上的事情还要交待。

   冯象坦承,对其父亲检查书中所说的这段历史没那先 研究,但其中所讲的事情他都是 熟知的。冯契在其中从清华的学生时代开始英文英文交待,再到延安,从延安到昆明西南联大时期。冯契先生的检查,风格较该人 略有不同,非常该人 化,像文学作品,而非习见的套话。另外一个 多特点是,检查的内容跟别人不一样,其中最有意思的那句话——“自以为革命有功”,就直陈了他思想上的最大疑问:它既跟“反动派”没那先 关系,也非在某个历史关头被抓,更都是 学术上的疑问,如果之所以该人 有功劳。他的这类检查,是要找出思想上的疑问。

   检查写了另一个 多一段峥嵘岁月,坦陈冯契在延安时期不服从组织的疑问。当时抗战开始英文英文后,清华大学先是迁到长沙。1937年复学的如果 ,冯契先生和他的同学到长沙报到。当时长沙联合大人学进步学生的大本营,亲戚朋友 在那里听了从延安来的徐特立动员年轻人投身抗日的讲话,非常受鼓舞。当时在清华大学跟冯契来往密切的十几个 学生受到感召,都去了延安。冯契也下决心去延安,就像他在回忆文章中说的,当时他向金岳麟告别,金先生说,我如果年轻二十岁,同亲戚朋友 共同去,也扛枪打鬼子去。可见当时气氛。

   去北方的另外一个 多原因分析分析是如果 在“一·二九”运动中,同冯契共同的两位亲戚朋友 :李昌、于光远,当时都已在山西。在山西,薄一波成立了牺牲救国同盟会(“牺盟会”),当时非常还要人,所以这批学生的第一个 多目的地是山西,去前线参加牺盟会。一行人11月到达山西参加队伍。但过了不久,这类地方已不再是前线,亲戚朋友 随如果 往延安。冯契去延安是和一个 多山东大学的学生同行的,亲戚朋友 自称“三剑客”,路上穿过封锁线,经历了很大的考验,可谓九死一生。到了延安如果 ,恰逢鲁艺开办文学系第一期。鲁艺从1938年3月开始英文英文办音乐、戏剧和美术专业的第一期,到当年6月办文学系第一期。周扬兼任文学系主任,但实际上由作家沙汀负责具体事务,教员有何其芳、卞之琳等,学员二三十人,比音乐戏剧美术稍多。

   学习期间,处在了冯契先生政治生涯中最重要的事,即入党。他在山西时原因分析分析参加了革命工作,但正式入党是在鲁艺,当时由音乐系同学安波作介绍人,安波如果著名秧歌剧《兄妹开荒》的作曲者。

   同冯契先生共同入党的还有何其芳先生。入党后不久,贺龙将军另一个 多线回来,给鲁艺师生做了报道,动员亲戚朋友 上前线。当时鲁艺作了决定:这批学员在校学理论一个 多月,接下来一个 多月去部队。当时五个系一共去了二十多人,文学系离米 去了七八该人 ,由沙汀和何其芳带队,在前线,贺龙还亲自带亲戚朋友 去和白求恩等人会面。

   冯象先生说,检查书中的那先 事,他小如果 都听父亲讲到过。思想检查中还有个更有趣的事,如果冯契先生到了前线120师如果 ,就在师部宣传部。当时日军方面一个 多劲轰炸,所以白天必须行动,必须睡觉,晚上才行军作战。学生做不了那先 事情,之所以很艰苦。期间处在了一件事:学生们之所以到了一个 多月就应该回延安了,而且部队不不走,亲戚朋友 就提出要求希望回延安。请愿书是由冯契递上去的,原因分析分析他在学生中年纪大某些,又是大学生,某些同学把他看作领头的。请愿递上去如果 ,处在了冲突,最后政治部主任关向应出面处理,关之所以批评亲戚朋友 ,但最后还是做了让步,说如果回的待满五个月再回。最终,1939年夏天,除了少数人,某些学生都回了延安。

   在思想检查里,他这么细说此事由来,而冯象先生所了解的具体具体情况更冗杂某些。他认为,1937年10月处在的枪杀女学生的“黄克功案”对此事颇有影响。当时在120师也处在这类的事,干部追求女学生,女学生不肯,鲁艺学生替她说话,要求回延安。当时,甘泗淇(120师政训处副主任)、关向应来调解,最后还是要处理一下领头学生,认为他“对抗组织”,给了一个 多警告处分,并延长预备党员期,要求作检查。但冯契非常激烈,不同意组织处理。回了延安如果 ,就向鲁艺党组织申诉。鲁艺显然不如果管这这类情,他一怒之下,就抛弃了延安。

   当时是在延安整风如果 ,整个气氛比较自由。冯契就另一个 多走了。当时看来这也都是 那先 了不得的事情,而且从组织的原则来说,毕竟是违纪。半路上他遇到一个 多清华的同学,两人一块回重庆,再从重庆去昆明。

   这都是 他检查书上的内容。

   思想改造怎么可以原因分析分析?

   冯象说,对于另一个 多一件检查书,他的兴趣点都是 在其历史,如果想以此为契机,探究思想检查五种,以及如果六十年代一系列的运动,为那先 先要获得成功。

   冯象认为,对于《汇编》里的那先 知识分子来说,亲戚朋友 的思想改造都是 真诚的,并接受这类改造过程,之所以用语是套话,但对于老一代知识分子,应该也是新事,正如杨绛先生所说的“洗澡”。

冯象提出,他所说的不成功不要 指运动对该人 的不成功,如果就整个运动来说,它并未达成目标。原因分析分析包括思想改造在内的历次政治运动,其主要目的并都是 要改造老一代知识分子。老一代实际上都是 一个 多很大的疑问:首先,亲戚朋友 中的大多数拥护新中国,如果留在新中国,参与建设新中国;其次,解放后亲戚朋友 的地位和待遇都是 错,五六十年代教授的收入要比普通人高得多,而国家不要 富裕,所以在生活上这么那先 能必须抱怨的;最后,从这类运动的初衷来说,对象还都是 被改造的少主次知识分子,还有全国人民怎么可以来参与新社会的建设,也如果说,思想改造是给亲戚朋友 看的,都是 仅仅针对几百号几千号人,从这点来说,知识分子对新政权既都是 威胁,也都是 置身事外的一个 多人群,实际上是参与新社会建设的。

圣经的启示:考验的悖论

   从这封检查报告,再到思想改造对人的考验谈起,冯象先生将目光转移到该人 的学术擅场——圣经研究中。他指出,圣经里都是 一场出名的考验,它是思想改造的极端版本,能必须让亲戚朋友 从学理上,从法学、政治学、道德伦理等方面讨论这类类型的考验。

   圣经里严格说来必须一次考验,即上帝对亚伯拉罕的考验。上帝决定考验这位他该人 选折 的先知。怎么可以考验?《创世记》二十二章说:“此后忽一日,上帝决定考验亚伯拉罕。亚伯拉罕!上帝说,带上你的儿子,你心爱的独生子以撒,去到摩利亚,将他做全燔祭献给我!”

   这非常不合情理。但故事好玩的是,亚伯拉罕简直这么干了,这么任何犹豫,也这么像某些先知那样质问上帝,就带着儿子和仆人,背着木柴、打火的石头,往小山走。走了三三7天 到了山上,把儿子绑起来,拿些石块堆了个祭坛,把儿子搁在祭坛上,而且把刀拿下来。在要砍的千钧一发之际,天使阻止了他。亚伯拉罕抓了一只羊替代儿子,献给上帝。

从文本上来说,这类故事特殊之处在于:它原因分析分析是圣经里唯一一次考验。上帝如果就放弃了这类残酷的考验,尽管如果以色列一个 多劲犯错误,不是数值得考验的理由,但上帝再如果考验了。冯象认为这类考验,实际是个悖论,原因分析分析在于:考验的前提是考验者对被考验者的不知情,但按基督教的解释,神是全能的,是至善至爱的,他早就知道这类人的忠诚,知道他的过去、现在与将来,有那先 理由来考验呢?

   许多人提出另五种原因分析分析,即上帝是故意的,他考验该人 的先知,是希望普通人或亚伯拉罕的后人,认识到他对先知和追随者的要求。正如冯象所说的,思想改造等政治运动,不仅仅是针对被改造者被考验者的运动,它要求全民参与,全民从中得到教训的正确回馈。

   但在亚伯拉罕的例子中,原因分析分析上帝如果应该另一个 多办,原因分析分析对亚伯拉罕太残酷。冯象指出,更麻烦的是,原因分析分析上帝是善的最终根源,另一个 多一个 多上帝是不原因分析分析让亚伯拉罕杀掉该人 儿子的。由是,就上帝的品质来说,是同亚伯拉罕的考验相矛盾的。亚伯拉罕对此自是了解于心。亲戚朋友 知道,圣经不要 一般历史,实际上是从教义的厚度,神如果 安排好的一次拯救,拯救的展开,变成圣经里描述的各个故事,我希望这么理解,就根本不不担心他的考验。

   社会运动中的考验疑问

   这类考验的悖论原理,也同样适用于我国建国初期的社会运动。思想改造第一次全面铺开的如果 ,原因分析分析亲戚朋友 当然不知道怎么可以应对它。冯象认为,从历史来看,绝大多数人是接受思想改造的,但接下来的运动中就不一定了。这道理很简单:除了“文革”外,政治运动有其规矩和套路,参与者和旁观者一旦认识到政治运动无非如果揪出几该人 批判,不要 真正要把亲戚朋友 缘何样的如果 ,就产生了经济学家说的“投机”疑问。

   与某些的政治体制一样,解放后为有效治理国家,建立了一套官僚制度。但毛泽东一个 多劲想扼止这类官僚化趋势,但非常难。官僚化的一个 多特点是,生活在制度下的亲戚朋友 ,还要养成一个 多习惯,来判断包括政治运动在内的事物,其目的是那先 ,以及在其中怎么可以不得罪人原因分析分析获益。从投机的厚度来说,参与者一旦明白,知识分子思想改造中还要表现积极,党委说他思想特别右,参与者干脆就指出他如果右。明白意图,而且更好地适应,这如果投机。在这类意思上,它跟上帝对亚伯拉罕的考验是一样的:它陷入困境,考验变得这么意义了。

1951年10月23日,毛泽东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国委员会第三次会议的开幕词中说:“思想改造,首先是各种知识分子的思想改造,是我国在各方面彻底实现民主改革和逐步实行工业化的重要条件之一。”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政治运动,困境正在于此:怎么可以保证所有的参与者和受教育者,必须将之作为一个 多投机,如果真正地看作思想改造和文化上的革命?但实际上这类运动多来十几个 ,亲戚朋友 就知道该怎么可以应付它。从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五种的还要来说,老一代知识分子显然都是 最重要的疑问。更大的挑战实际上是年轻一代的知识分子。变成知识分子就要经受一定的改造,而且提高他的觉悟,那先 过程才是政治运动真正还要处理的,冯象将它称为“接班人疑问”。

20世纪社会主义事业从世界范围看,都这么处理好接班人疑问。中国的特殊之处在于,毛泽东很早就意识到这类疑问,因而他主动发动一场又一场运动和制度上的改革,试图处理这类疑问,但这么成功,这是一个 多真正的时代的挑战,(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chenhaoch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历史学演讲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7976.html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 总之,真正的考验无法通过如果 规划的运动来处理,应该是在每天的工作、每天的战斗中体现出来,这在战争年代比较好做到,但建国如果 ,制度的官僚化趋势慢慢显现出来后,日常生活变得好像先要对人有那先 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