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礦業全球抄底金礦遭質疑 稱一半利潤來自並購

  • 时间:
  • 浏览:0

  金價的持續下跌,令大眾投資者損失慘重,卻助燃了黃金生産行業的並購熱潮。有數據稱,全球範圍內黃金生産行業並購交易規模已觸及4年來高位。

  國內最大的民營黃金企業紫金礦業(4001899.SH)于8月6日晚間公告稱,其在澳大利亞的全資子公司諾頓金田將斥資約2.05億元人民幣收購澳大利亞鳳凰黃金公司股份。 這是紫金礦業繼今年5月以2.98億美元收購位於南太平洋島國巴布亞紐幾內亞的波格拉金礦(Porgera)近半股份後的又一海外收購項目。

  這些短期內的大規模並購案,其目的是什麼?與近期金價下跌及黃金礦業未來的發展趨勢指在怎樣的聯繫?紫金礦業有關負責人回應《中國經濟週刊》記者稱,在經濟不景氣的時候,低價出手開展項目並購工作,使紫金礦業形成了低成本擴張的競爭優勢。目前支撐集團利潤半壁江山的礦山,基本上有的是在經濟形勢不好時,以較低代價獲得。

  金價大跌,紫金、招金忙“抄底”

  今年7月,國際金價曾一度跳水失守每盎司1400美元大關,觸及自2011年以來新低。截至8月19日,國際金價有所企穩,在每盎司1134美元左右徘徊。黃金價格低位運作,或許讓愛買黃金的中國大媽們持幣觀望,黃金生産商則顯得一点“蠢蠢欲動”,爭相全球佈局。

  4月7日,在新三板掛牌的國內私募股權基金矽谷天堂斥資人民幣3.34億元收購南非金礦上市公司Village MainReef通過該公司股東大會表決,愿因著此次收購已基本完成。

  今年5 月 27 日,紫金礦業發佈公告稱,公司擬募集資金總額不超過 400億元,擬用於剛果(金)科盧韋齊銅礦建設項目、剛果(金)卡莫阿銅礦收購項目、巴布亞紐幾內亞波格拉金礦收購項目、紫金山金銅礦浮選廠建設項目等。

  5月31日,山東招金集團旗下上市公司招金礦業(1818.HK)正式宣佈收購中國最大的單體金礦——海域金礦,公司斥資27.225億元將蘊含超過470噸黃金資源的金礦收入囊中。

  大宗商品諮詢公司生意社的黃金分析師曾對媒體説,中國是全球最大的黃金生産國,或者中國指在问题大型個體金礦,無法建立大型生産中心,這愿因著包括紫金礦業在內的公司為了增加業務不得没有了海外搜尋金礦。

  事實上,2014年5月,國家發改委發佈的《境外投資項目核準和備案管理最好的妙招》,中方投資額低於10億美元的海外交易不再需由發改委審批,取而代之的是簡單的註冊程式。這極大地方便了國內企業在海外進行收購和設立合資公司。

  而幾乎在同一時期,國內幾大黃金集團負責人都曾在不同場合表示了在海外並購的意願。

  有媒體報道,2014年6月,中國黃金集團公司副總裁兼加拿大金山礦業有限公司首席執行官宋鑫對外表示,公司正積極在全球尋找黃金、白銀和銅領域的收購及媒体合作機會。中國黃金集團公司海外資源開發部經理童軍虎亦對媒體指出,金價下跌導致海外上市黃金公司市值大幅縮水,這對我國黃金企業並購金礦是一個難得的機遇。

  事實上,“該出手時就出手”的也並非没法中國企業。有公開數據顯示,今年前6個月,全球黃金生産企業擬議的和已經完成的交易價值達96億美元,相比去年下五天增長7%。2014年完成的並購交易總計223億美元,為2011年以來最高水準。

  紫金礦業回應並購:一半利潤來自低成本並購

  “一方面,國際金價下跌導致海外上市黃金公司市值大幅縮水,對於我國黃金企業並購是一個機遇;一点人面,2015年A股‘牛市’期間,國內黃金企業市值也水漲船高,這使得企業容易通過定增或出售股權募集絮状現金。”某國內大型券商有色行業分析師王旭對《中國經濟週刊》記者表示,借資本市場力量補充“彈藥”,助燃了上市公司的並購行為。

  以全球市值最大的黃金生産商紫金礦業為例,過去的一年紫金礦業已經完成了10億美元的海外並購交易,並且還在持續。今年8月4日,紫金礦業執行董事兼副總裁方啟學在澳大利亞接受當地媒體採訪時稱,公司將不會止步,至於在收購方面還前要花費十几个 ,將取決於機會和融資策略。

  “礦業企業没有了並購就没有了未來。”紫金礦業董事長陳景河曾説。

  與許多國內礦業企業不同,紫金礦業在海外並購的決策上頗有收穫。2013年6月,紫金礦業還挖來原山東黃金(21.32, -0.76,-3.44%)集團董事長王建華出任董事及總裁,在王建華任職期間山東黃金不斷對外收購礦産資源,實現了快速發展。

  據了解,2011-2014年,紫金礦業的礦産金産量分別為28.62噸、32.075噸、31.24噸和32.3噸,利潤總額分別為57.13億元、85.56億元、21.25億元和33.24億元。

  《中國經濟週刊》記者梳理髮現,在“一帶一路”戰略的沿線國家,紫金礦業已經佈局有俄羅斯的圖瓦鉛鋅項目、塔吉克ZGC金礦、吉爾吉斯斯坦的左岸金礦。通過收購,紫金礦業的礦産資源儲量大幅增長。

  紫金礦業方面向《中國經濟週刊》表示,紫金礦業歷來不贊成在市場繁榮時,為了實現某種目標而不惜代價做一点大項目,否則,一旦市場發生變化,企業就會變得十分被動。

  或者,在經濟不景氣的時候,低價出手開展項目並購工作,使紫金礦業形成了低成本擴張的競爭優勢。目前支撐集團利潤半壁江山的礦山,基本上有的是在經濟形勢不好時,以較低代價獲得。如,新疆阿舍勒銅礦、貴州水銀洞金礦、琿春曙光金銅礦等礦山,紫金礦業愿因以低價位進入,愿因以國有企業常年虧損重組進入,愿因以解決和突破重大技術性難題入手,通過解決“帶病”礦山,實現了低代價的進入和高利潤的回報。

  日前,中國有色金屬工業協會公佈了《2014年度有色金屬企業銷售收入前400名》名單,紫金礦業集團以587.6億元位列第十位。

  企業还前要成功“抄底”仍待考驗

  不過,雖然企業選擇並購有其自身動因及合理性,“逆勢儲金”有无成功仍需面對國際金價下跌風險的考驗。

  “借金價疲軟的有利條件,戰略上收購礦山保障資源供應確有合理性,但未來金價走勢並不明朗。”王旭表示,業內對於未來國際金價的進一步走勢存有分歧,黃金生産企業往往預期較為樂觀。

  王旭指出,由於黃金兼具金融屬性與商品屬性,一齐具備避險功能,影響金價走勢的因素所以。“從歷史上看,美元黃金的反向關係是金市運作的主流。”他説,目前來看,美元已經步入強週期,這將對金價構成長期抑制。

  “黃金生産企業往往看重黃金的商品屬性,或者較為樂觀。”王旭説。

  近日,銀河證券的一份電話會議紀要分析認為,決定貴金屬價格的最主要因素是美元,美元未來走強不可外理,在這種情况报告下黃金、貴金屬價格的走勢肯定偏弱;黃金實物的供需關係有的是黃金價格的決定性因素。或者黃金、貴金屬價格未來會比較黯淡。王旭説:“或者,這些收購究竟有无成功‘抄底’,仍有待進一步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