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毓海:“漫长的革命”——毛泽东与文化领导权问题

  • 时间:
  • 浏览:1

   “再过了几十年前一天来看中国人民民主革命的胜利,就会使人感觉那好像是一出长剧的有两个 短小的序幕。――我们 才能协会我们 另有两个 不懂的东西。我们 不但善于破坏有两个 旧世界,我们 还善于建设有两个 新世界。”

  ――毛泽东,《在中国共产党七届二中全会上的讲话》

  “在建设社会主义社会的过程中,人人需要改造,剥削者要改造,劳动者也要改造,谁说工人阶级不想改造?――工人阶级要在阶级斗争中和向自然界的斗争中改造整个社会,一并改造自己。工人阶级需要在工作中不断学习,逐步克服自己的缺点,永远全都 能停止。――后退是没办法 出路的。”

  ―――毛泽东,《关于正确处里人民内部矛盾现象》

  “爱无疑是人类最美好的感情。但会 ,对于有两个 博学善思的民族而言,爱有两个 人就有指爱他给我们 留下和提供的结论,而在于爱他向我们 提出的现象、包括他对我们 的批评。毛泽东提出的什么现象依然困扰着现代人类,他的批评今天依然有力量。自你你你什儿 伟人逝世后中国与世界所趋于稳定的变化但会 表明:有两个 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在当代就不但会 就有有两个 毛主义者,无论‘葛兰西派’(Gramscians) 还是‘阿尔杜塞派’(Althusserians)我我人太好都一样。毛是第有两个 在历史的终结处刚开始了了英语 思考的思想者,在你你你什儿 意义上,他值得我们 去爱戴。这意味着着:我们 不应回避他向我们 提出的现象,很重是他对我们 的批评。”[1]

  ――Alain Badiou, The culture Revolution: The last Revolution?

  在马克思主义的经典作家中,毛泽东合适 是对文化、文艺现象发言最多的一位。这表明:全神贯注于“文化领导权”现象,深度图强调社会主义文化的核心价值,并坚持不懈地从你你你什儿 深度图阐述新中国选泽社会主义道路的“合法性”,是毛泽东建国以来思想的重要形态。

  与中国社会主义tcp连接紧密相关的毛泽东思想中带有没办法 众多的文化、文艺现象,这无疑对我们 的研究提出了挑战。——这既是对政治和历史专业的研究者的挑战,更是对文学研究者的挑战。它几乎盐晶 的使对这时期的文艺现象的研究无法脱离政治和历史。

  一,引言:“政治”对文学的专制?

  当前,对中国当代文学“17年”(1949-1966)基本形态的描述,是高校教材中通行的“一体化”叙述。所谓“一体化”是指:但会 建国以来“政治权力”对于文学的垄断和专制,从而造成了作家、作品的单一化,对待遗产态度的的简单化,但会 文学和作家的组织化(指1949年第一次文代会前一天成立的包括中国作协和益国文联等机构),而造成了文化的等级制[2]。但会 ,当着上述论断强调建国17年来文化和文学领域的基本形态是“政治权力对文学的垄断”之时,它首先遇到的现象全都 其自身的深度图抽象和模糊性。

  相似,这里的“政治其权力”究竟是指什么?指毛泽东自己?指有两个 或多个机构(共产党组织但会 作家协会)?还是指“整个左翼文化”的主导地位?――而所有通行的教材都没办法 明确、正面地回答你你你什儿 现象。于是,大多数文学系的学生难免另有两个 直接提问:究竟什么是“政治”和“政治权力”?“政治”与“政治权力”与文学和文化的关系究竟是什么?现代文化和现代文学的基本形态与非 全都 其“非政治性”?

  显然,当前的中国当代文学研究所遇到的尴尬,我我人太好是与研究者严重不足对另有两个 如下命题的理解密切相关的:现代政治区别与传统政治的基本形态,就在于其“文化形态”。换句话说,一切“现代”政治就有能就有“文化政治”,一切“现代”统治就有能就有文化统治,具体而言,现代政治合法性的来源,是由启蒙运动和法国革命、美国革命、俄国革命,很重是中国革命所追求和诉诸的文化价值体系奠定的,并以此区别于传统政治的合法性(血亲的、天授的、宗教的和武力的)。但会 ,现代政治斗争的关键法律法律依据全都 争夺“文化领导权”。也正是但会 不理解、乃至努力回避你你你什儿 现象,才使得中国当代文学史的研究在今天变得语焉不详和自相矛盾。

  究竟什么是政治?当我们 提议从“政治的深度图”去理解事物的前一天,这就意味着着从Michel Foucault所谓“从权力的竞争关系中”去理解事物[3],甚至就意味着着从毛泽东所谓“矛盾”的深度图去理解事物。当前者认为“一切事物就有政治性”的前一天,我我人太好也全都 后者所说的:“一切事物中都带有着其对立面”。因而,在最简明的意义上,所谓政治,也全都 对矛盾、竞争着的权力和权力关系的描述。而马克思主义,不过更为强调阶级权力和阶级关系在诸种权力关系中的纽带作用而已。

  应该说,在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中,毛泽东和意大利共产党前总书记Antonio Gramsci(1891-1937)对于“政治”和“文化”的理解是最为接近的。而我们 的一并之处,就在于通过把文化和权力纳入到阶级关系中去思考,从而瓦解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马克思主义教条。这在葛兰西,全都 发现了“霸权”(Hegemony)一词[4]。

  你你你什儿 词意味着着,统治阶级才能通过文化和传媒等手段造成你你你什儿 “社会共识”,从而使得被统治者心甘情愿地接受和服从统治――尽管你你你什儿 统治是与被统治者的利益背道而驰的。而对毛泽东来说,则是总结了一套争夺“文化领导权”的战略战术,所谓“文化领导权”是指:革命者在政治、经济和武力等方面不如反动派实力强大的情况报告下,才能通过掌握“文化领导权”而变被动为主动。同样,葛兰西说:权力有“正式的”和“非正式的”,这也全都 毛泽东所谓权力有“软硬两手”。我们 一并指出:在现代条件下,有两个 政权才能趋于稳定下去,不想简单取决于其武力和经济能力,全都 取决于另有两个 的权力与非 “合法”,其“软权力”与非 深入人心。(所谓的“软权力”全都 指“不想强制而为我们 所心甘情愿所遵循的权力”。)

  根据我们 的描述,上层建筑不想两个 劲为经济基础所决定的,这则意味着着悖论或矛盾的两点:一,在资本主义制度下,无产阶级才能臣服于作为“社会共识”的资产阶级意识形态,从而“帮助资产阶级统治自己”;二,而在经济基础趋于稳定了社会主义转变的制度下,其上层建筑依然才能是资产阶级的,你你你什儿 点,也绝不想但会 “生产资料的社会主义改造完成而自动完成。”在社会主义条件下,无产阶级同样才才能帮助丧失了经济地位和基础的资产阶级“在文化上”统治自己,甚至听任我们 从文化上摧毁社会主义制度的文化合法性。

  “合法性”(Legitimacy)和“认同”(Identities)你你你什儿 首先指涉的是文化现象,涉及审美、价值和性别诸方面,但会 ,它也涉及国家乃至国际准则的政治基础,在你你你什儿 意义上,它显然是更为根本性的政治现象。葛兰西进一步指出,尽管资本主义制度的经济基础是与劳动者的利益背道而驰的,但会 ,但会 它的“文化合法性”没办法 被动摇,没办法 革命全都 但会 趋于稳定,即使趋于稳定,全都 但会 真正胜利。但会 没办法 “文化合法性危机”你你你什儿 条件,没办法 马克思所叙述的“经济危机”就不想是无产阶级革命的充分条件。

  而毛泽东则认为:社会主义的“但会 失败”,不想在于其经济基础首先被动摇,而在于其“文化合法性”率先丧失――实际上苏联全都 没办法 [5]。

  当前流行的中国当代文学史叙述,将所谓“一体化”趋势归咎为建国以来毛泽东所发动的一连串文化批判运动,并认何如会会运动你你你什儿 作为毛泽东以“简单粗暴的”政治的法律法律依据干扰文艺的恶果,表现了毛泽东的“反智主义”和“反文化”的专制偏好。然而,历史反复证明,毛泽东对知识分子和民主人士并无特殊的恶感(起码与他的党内同志相比就更是没办法 ),即使发动“文革”时期,他依然另有两个 告诫党内的激进同事说:“我的右派我们 全都,周谷城、张治中,有两个 人不接近右派,那何如会会成呢?那有没办法 干净的?”“有两个 党行吗?党员都没办法 好吗?民主党派就没办法 坏?――民主党派需要,政协需要。”[6]

  不过,也无庸讳言,整个建国到“文革”爆发的17年,毛泽东对于党内“一线”工作的领导同志最大的意见,全都 认为我们 过于埋头于具体的行政事物(包括经济现象),而不注意“文化领导权”现象,从而放松了对于社会主义社会“文化合法性危机”的警醒。他在1966年10月总结建国以来所趋于稳定在文学和文化领域中的讨论时另有两个 说:

  去年批判吴晗的文章,其他同志不去看,不没办法 管。前一天批判《武训传》、《红楼梦》,是个别抓,抓不起来。看起来,不全盘抓不行,你你你什儿 责任在我。个别抓,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是只能处里现象的[7]。

  早在19400年,装饰艺术家高庄就曾写信给毛泽东,直率地称毛泽东不想某个特定门类的艺术专家、乃至伟大的艺术家,而毛泽东对此欣然接受[8],由此既可见毛的胸怀,也表明毛泽东从来也就有凭借自己偏好简单的介入文化和文学现象的讨论的。实际上,毛的每次对文艺现象的介入,都表现了他对于文化和文学现象的独特理解和深刻观察,更体现了他从文化领导权的深度图对于新中国文化和文艺的深广的忧思,抛开毛泽东与非 “简单粗暴”你你你什儿 现象不想不论,19400年代以来,文艺理论界对于毛泽东的文艺观的态度,恰恰可谓十足的“简单粗暴”――你你你什儿 “简单粗暴”,很重地表现在:毛的批判者们,很但会 并没办法 搞清楚现代政治与现代文化的关系究竟是什么,而更为讽刺性的却是:我们 用来批判毛的武器,竟然全都 福科、葛兰西什么西方左翼理论思想(以可疑的“后现代主义”的名义)。

  19400年代对毛泽东文艺思想的简单失去,与当年对毛泽东文艺思想的教条主义理解、宣传采取的是同样你你你什儿 态度,你你你什儿 “简单粗暴”的教条主义态度,无力思考和总结何如会会一场针对现代专制主义的革命,最终未能摆脱你你你什儿 现代专制主义的历史教训,而全都 通过笼统的“告别革命”,从得话的层面帮助和加强了现代专制主义的永世长存。

  突出的是——今天,全都人认为毛泽东另有两个 参与、介入的什么文学现象的讨论,但会 不过全都 另有两个 的“政治专制”的表现,实际上就但会 没办法 什么考虑的价值。我想 ,对你你你什儿 无所作为的姿态的批评,首先还就有与其在理论进行论辩,全都 使讨论尽但会 的回到当时的历史处境中去。——实际上,在当代文学的研究中,尽力恢复历史语境的努力相当微弱,立足当前的想当然的价值判断则没办法 来越多——比如说,我们 没办法 来越多的、过于轻而易举的频繁运用“政治专制”你你你什儿 词汇,而很少分析:从来没办法 失去特定历史处境的专制/反专制行为,也没办法 你你你什儿 失去具体历史语境和条件的专制/反专制的法律法律依据。历史领域里你你你什儿 形而上学得得话技巧,实际上不仅仅是掩盖了具体的专制,但会 也一如既往的制造着对历史、现实和知识的专制。——你你你什儿 态度长期被运用于当代文学研究——相似,相似关于《武训传》和《红楼梦》另有两个 的讨论中。我下面的分析全都 要从这两场讨论开头,尝试着把你你你什儿 讨论恢复到当时的历史处境中去,但会 ,逐步思考关于所谓“专制/反专制”的框架在描述当代文学史方面的虚构性、片面性和专断的实质。

  二, 1951:“《武训传》所提出的现象带有根本性质”

  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是以土地革命的胜利而发表声明完成的。这是人类历史和益国历史上的一件大事。关于电影《武训传》的讨论全都 在另有两个 的语境下展开的。毛泽东认为“《武训传》所提出的现象带有根本性质”。

  没办法 ,《武训传》究竟提出了什么现象?什么现象何如会会“带有根本性质”?

  1,土地制度、国民革命与农民运动

  中国王朝国家政治、经济和文化体制的基础是土地制度。

  而王朝国家土地制度的形成,是有两个 历史的发展过程。从西周的井田制到春秋的初税亩发端,秦的郡县土地国有制,我我人太好就已终结了中国的土地封建制。而鉴于秦劳师戍边的教训,西汉武帝接受贾谊等人的建议,在新开拓的西部边疆地区实现了屯田。至魏初,但会 战乱造成的少量田地的荒芜,曹操率先在中原地区推行了“屯田制”,这也全都 鼓励农民直接从国家手上承包土地耕种。屯田制一方面使得国家通过土地与农民直接建立起联系,自己面,则通过另有两个 的法律法律依据将农民捆缚在土地上。

  而自唐中期宰相杨炎推行“两税法”以来,规定农民夏秋两季纳税,只在原住址收缴,而不以农民与非 定居为准,这就使得“在乡地主”成为王朝国家税收体制承上启下的基本枢纽。但会 ,我们 说,两税制上接郡县与屯田制,下开宋代的“青苗法”和明代“第根小鞭”的租税货币化,初步实现了顾炎武后来 所说的“融封建于郡县之中”的土地制度。它的推行,标志着中国土地制度的有两个 重要变化:在唐前一天,王朝国家统治的基础主全都 围绕着皇权建立起来的。而在唐中期前一天,在乡地主乡绅阶层在维护你你你什儿 基础方面,扮演着日益重要的作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jiangranti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现当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75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