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纪蕙 廖朝阳 陈光兴 邱贵芬 朱天心 宋泽莱 郑鸿生等:为什么大和解不/可能?--省籍问题中的灾难与希望

  • 时间:
  • 浏览:0

  时间︰ 2001年5月26日(星期六)下午一时起

  地点︰ 台湾大学应力馆(台北市罗斯福路四段一号,电话︰2363-0979转351)

  主办单位︰ 文化研究学会、国科会社科中心、台湾社会研究季刊、清大亚太/文化研究室、中华紫藤文化学会

  协办单位︰ 台大城乡所、中央性/别研究室

  活动负责人: 伍轩宏(政大英文系,文化研究学会文化批判论坛组成员)

  议程:

  1:00-1:20 茶会

  1:20-2:40 主持人:刘纪蕙(文化研究学会理事长/辅大比较文学研究所教授)

  论文发表(各三十至四十分钟)

  1. 廖朝阳(台湾大学外文系教授):灾难与希望:从〈古都〉与《血色蝙蝠降临的城市》看政

  2. 陈光兴(清华大学外文系教授):为那此大和解不/不可能 ?〈多桑〉与〈小米蕉天堂〉殖民/冷战效应下省籍间题的情绪行态

  2:40-3:00 休息

  3:00-5:00 响应(各二十五至三十分钟)

  否认人:

  1. 邱贵芬(中兴大学外文系教授)

  2. 朱天心(作家)

  3. 宋泽莱(作家)

  4. 郑鸿生(作家)

  5:00-5:15 休息

  5:15-6:30 开放讨论

  下发:简妙如、陈怡霈

  刘纪蕙: 各位来宾好!我先代表文化研究学会欢迎各位来这边参加这人 次的论坛。我只是能自己谢谢几位不得劲的协作者的有人。主只是秘书处的蔡笃坚、陈怡霈,还有这次的论坛的负责人伍轩宏,还有有人歌词 歌词 有人歌词 歌词 论文之一的翻译者王智明。当然也要谢谢这次提论文的陈光兴、廖朝阳,还有参与引言的朱天心、宋泽莱、邱贵芬和郑鸿生。有人歌词 歌词 有人歌词 歌词 这场论坛的设计有特殊的目的在上面。文化批判论坛一向希望能以学术的实践和介入的最好的措施 ,思考有人歌词 歌词 有人歌词 歌词 当前所面对的许多文化和历史的间题。今天的题目,「省籍间题中的灾难和希望,为那此大和解不不可能 ?」其中不可能 指出了有人歌词 歌词 有人歌词 歌词 今天要面对的间题,是台湾当前独特的历史时刻,不可能 是说要素了特殊的历史过程而造成的历史处境,包括有人歌词 歌词 有人歌词 歌词 两位论文提报者提到的殖民,不可能 冷战,不可能 是更根本的现代建国的二个多过程,造成的现在历史处境不可能 是有人歌词 歌词 有人歌词 歌词 面对的省籍间题。省籍间题不可能 起因于身份认同,不可能 是民族、国族的建构造成的区分。像从前子的论文,提报者从前说这是一种生活情绪性的情感行态,这人 情感行态不可能 会被政治运作所召唤,只是可能 是在日常生活中有人歌词 歌词 有人歌词 歌词 随时可面对的一种生活焦虑和尴尬;不可能 说在某一种生活极端的情況之中它会再度的浮现。各种极端的情況都有不可能 ,譬如说战争。面对像从前二个多省籍所造成的区分跟冲突,有没法不可能 和解?不可能 说这人 和解不可能 造成了?不可能 说这人 和解它永远不不可能 弥合?有人歌词 歌词 有人歌词 歌词 今天就要思考这人 间题。那是说要回到历史的记忆吗?或是说要寻找某一种生活回旋的空间呢?两位论文的提报人和四位引言人皆会对此提出有人歌词 歌词 有人歌词 歌词 的论点和思考的高度。剩下的时间就交给两位论文的提报者,第一场就请廖朝阳。

  廖朝阳:

  有人歌词 歌词 有人歌词 歌词 好。我这人 论文是两年前写的,什么都至少上面许多东西跟现在的议题都有没法相关,什么都我主要还是讲这两本小说,从论文上面再提出几点来讲。首先还是要解释有几个观念。「灾难与希望」是这论文的题目,简单的讲,这论文要讲的只二个多多原则:灾难所在只是希望所在。你爱不爱我这跟一般的讲法有比较不一样的地方。「灾难所在只是希望所在」并都有指拥抱灾难、欢迎灾难,还是去接受灾难。却搞笑的话在寻找补救灾难的间题从前的一种生活策略,也却搞笑的话,「灾难所在只是希望所在」是要补救灾难、补救灾难,不可能 是补救灾难所造成的间题。

  根据这原则来说,不应把焦点转到别的地方,只是就灾难一种生活所所处的灾难跟希望的同构型来寻找补救的最好的措施 。这是大的原则,许多主只是以这两本小说(朱天心《古都》与宋泽莱《血色蝙蝠降临的城市》)来做例子。「灾难」在朱天心的小说里常表现为过去的东西只有延续,不可能 是经验被外力所打断。这至少是自从西方工业化后现代生活常常总爱出现的二个多议题。

  许多在朱天心的小说里,这人 间题往往会再加许多除了现代性之外别的东西,不得劲是文化的特殊性或普遍性从前的间题。再来是呈现灾难的最好的措施 ,宋泽莱文章上面的灾难就比较具体许多,你爱不爱我只是生态的灾难不可能 是文化性的灾难。譬如说黑金横行的这人 情況,这当然也可只有否有一种生活过去的东西只有延续的情況。不管是生态、文化还是社会,从前是所处二个多稳定的情況,但不可能 一种生活原应而产生很大的变化。这人 不管是在朱天心或宋泽莱,有从前灾难是总爱所处的,有从前是二个多缓慢的演变过程。

  那此具体内容的变化都无所谓,就观念上来讲,让你把灾难想象成「打断时间的过程」。但不可能 是二个多打断时间的过程,就会涉及有关时间的观念,什么都在论文的第二个多要素引用了二个多重要的观念只是「性质统一,内容空白」的时间,你爱不爱我有人歌词 歌词 有人歌词 歌词 通常的讲法是直线时间或是线性时间。这至少是二个多类式像空间坐标的东西,把时间想象成四根直线或是二个多抽象的,空洞的,而人的历史就在二个多抽象的、空洞的、不断前进的、每个单位性质都有一样的时间里进行。为那此要引用Benjamin呢?这跟时间的中断都有关系,不可能 他的思想比较不一样的地方,或比较不太能被人接受的地方只是他继承了犹太教的观念,什么都思想里什么都是这人 末世的、救世主的观念。现在我其实他很流行,但通常讲他只是太会触及他的时间观,而我以为啥儿 方面不可能 从灾难的高度来看是不得劲要的。

  所谓救世主的观念事实上只是整个历史完整版打断,你爱不爱我只是重新开使了了,不可能 是做二个多总结。这二个多想法跟整个所谓直线时间的构想是完整版不一样的。「灾难」把它从整个抽象的观念来分析,就打断时间的高度来看,灾难的性质跟「拯救」是没那此不一样的。拯救也是打断二个多正在进行的守护系统进程,你爱不爱我是恢复二个多从前的情況,或是展开二个多全新的过程。我想陈光兴要讲的冷战,也是可只有中放这人 框架来看。「去冷战」一种生活程度只是把二个多东西拿开,或说,从前的过程被打断而有人歌词 歌词 有人歌词 歌词 再去打断它,你爱不爱让你此走到另外二个多方向去。

  而为那此灾难跟希望是同质的?当然只是不可能 灾难跟拯救都有时间的打断。当灾难总爱出现从前,有人歌词 歌词 有人歌词 歌词 要去想补救灾难的最好的措施 时,往往要回到时间的间题;也只是,不可能 有人歌词 歌词 有人歌词 歌词 把灾难看成是二个多对立面,有人歌词 歌词 有人歌词 歌词 要消灭它、排除它,不可能 是去否定它、漠视它,这时反而只是灾难的延续,会跟着灾难有人的逻辑走,而不太会不可能 去强调它的对立面而补救间题。这不得劲像暴力一样,我想补救暴力间题并都有我想反暴力只是打我的右脸就左脸也让你打,这往往会变为二个多「虐待/受虐」的行态。

  什么都,在比较现实的补救最好的措施 里,都有以暴制暴的最好的措施 ,不管是法律或是道德,到最后不会二个多多跟暴力同质的东西出来做为补救暴力最好的措施 。我讲灾难也是从这人 方向来思考。这人 也可看成比较乐观,也可看成悲观,只是从前二个多情況,是有人歌词 歌词 有人歌词 歌词 所所处但只有改变的情況,你只有在这情況里去想补救的最好的措施 。那下面让你讲在这两本小说中比较相关的要素,后后 看多这人 论文还是讲的不清不楚。我把它简化点来讲,我刚讲这两本小说上面只是每二个多小说分成两条线,第四根是从比较有人的观点来分析,第二条是从比较集体的高度来分析。我想在《古都》里是比较清楚,在《血色蝙蝠降临的城市》上面,它的总爱出现就都有没法平衡,有许多受到其它因素的影响而没呈现得没法清楚,许多这人 论文要做的是从那上面去找出跟《古都》行态比较接近的地方。

  我先讲《古都》,在《古都》上面,在有人层次所表现的要素,基本上都有讲记忆的间题,记忆的间题在这里就也可只有分成一种生活,二个多叫知见,二个多叫知觉。知见跟知觉的差别在于,知见比较像是二个多切身的体验,跟有人的主体比较核心要素是息息相关。知觉也是感觉,但起码都有经过符号中介的过程,变成二个多接近直线时间的记忆,也可说是驱向未来的记忆、或是文化的经典,不可能 是经过简化或消化而可只有观念化的记忆。那知见就比较像不可言传的那一要素,或是比较不可能 接近有人核心,而使人对它产生许多坚持或是迷恋类式的感觉。这在《古都》里,通常有人歌词 歌词 有人歌词 歌词 最直接谈的要素只是谈台北跟京都的对比。台北搞笑的话,只是过去的东西不断消失,跟京都所保存的经验、或可只有总爱延续下去的情況是完整版不一样的,这当然是最清楚的要素。

  从前这人 要素再仔细去看,我我其实我其实是很有人的经验,但不完都有二个多直接的感官经验,就好像是铭刻下来的痕迹,有几个还是经过文化的中介。文章里举的例子只是台北许多寺庙即使是几十年没变化的,但寺庙还是引不起人很珍惜的感觉,不可能 它只是不可能 庸俗化了,充满了广告或是选举活动等比较庸俗的东西。什么都就寺庙这要素来讲,我我其实都有不可能 它变得更慢什么都就比不上京都,只是不可能 它没法变、或是没法根据一种生活观念或理想去变。

  从从前二个多例子可推到别的例子,做别的解释。并都有京都的美是永恒的,是永久不变的,让你不断把它当成你的家乡,若果你回去就可只有再找到它。不可能 不可能 是那样,你爱不爱我从比较抽象的层次让你那样讲,但若是从实际经验高度来看,即使是京都,所能让你的都有过去只是未来的间题。你不可能 希望在未来时间每次回去都有同样的感觉,这都有像纯粹回到过去、都有我想回到过去的希望,只是在未来我一种生活可期待的东西。这时,经验的产生并都有不可能 过去的某个时间有个具体、固定、简化的情況,在你心里铭刻下那此东西,将来希望不断去重复那个东西,这在寺庙的经验就也看得很清楚。不可能 它是二个多丑的经验而都有二个多美的经验。并都有二个多感官就可只有产生二个多重复的欲望,只是不可能 二个多经验的一种生活,它有几个是可只有抽象化,也只是它可只有变成文化的典型或是文化的理想类式的东西。什么都即使你从没到过京都,也是会感受到台北跟京都的不同,这并就那个她 有那此东西要回去,只是它可只有让你二个多期望,是不可能 这比较封闭、比较具体的身体层次的经验,它不可能 在不知不觉当中不可能 转变成比较文化性的东西,不可能 是符号化了,有几个可只有把它当作变成一种生活符号,不可能 它跟你的过去经验上面的许多东西具有同构型,使得从前的经验对你产生更多吸引力。

  这时我想,在《古都》里所谈的记忆间题,呈现出的就都有二个多迷恋过去,怀旧的间题,只是二个多「跨越时间」的间题。这在《古都》上面其它的许多例子也是一样。有从前它是反过来的。就像台北的花木间题谈到,我我其实它是重现过去有人过去的经验,那此经验对生活在现代的台北人来讲,那此花木有那此意义呢?基本上,那此花木对有人来讲是一种生活重现过去的过程,对有人来讲,它不可能 比较像纯粹是跨越时间,你爱不爱我是像过去,你爱不爱我是像未来。这人 层次的记忆间题,我把它解释成跨越时间的间题,它是二个多比较灾难性的记忆,并都有说这是灾难,只是这记忆表现出的模式,它只是二个多打断时间的模式。

  当然,有时我会觉不得劲矛盾,不可能 从前有人歌词 歌词 有人歌词 歌词 的印象是《古都》里的记忆是要保存现在,但这保存现在的要求事实上到后后 ,反而会打断现在的要求。什么都不管上面缘何变化,上面我我其实再加什么都别的东西,但这基本的架构只是,在二个多后现代环境里,当灾难产生或正进行时,要去补救这人 灾难,还是要回到时间的一种生活。从前二个多呈现出的最好的措施 问有人歌词 歌词 有人歌词 歌词 ,保存跟打断上面,我我其实是具有同构型的。

  那另外四根线我想比较简单的来讲,只是符号化的一种生活最好的措施 。尤其是在讲台北足球场,或是使用什么都文学典故时的二个多情況。足球场在小说里被引用了什么都历史文献,像一百年前所处那此事?五十年前所处那此事?那此所处那此事我我其实是很简单地从文献上引下来的,你爱不爱我是许多离现在比较近的事、你爱不爱我是从新闻报导引下来的。那那此呈现,起码都有所含高人经验,就没那种切身经验的感觉,你是从文字上或文化经典上去认识那此东西。从前的一种生活记忆只是比较知觉的记忆,我把它想象为比较是二个多「非灾难性的」记忆,它基本上只有打断时间,它只有依附在直线时间的观念里,形成比较公共化、历史的感觉。

  当然,这两条线基本是要分开的,并都有哪二个多比较进步,或是哪二个多比较保守、落伍....。我其实知觉好像都有那此固定的东西,二个多足球场符号的意义只是那样,它经历过那此过程,你最多只有一件件将它列举出来而已。但这都有说它就比较浅薄或是何如。只是,知见跟知觉,不得劲像是心理分析说的无意识与意识,或是真实与现实,基本上是二个多层次分开但同去所处的。在小说里它是有许多变化,这变化你爱不爱让你不太能讲得很仔细。我现在要讲的只是这人 典故的使用,或是引用历史文献的这人 要素,比较明显的只是桃花源的典故。从前是引用典故,但到后后 却变成为典故而典故,都有这典故的内容有那此可只有拿来被你用,只是把它当成后现代的表现技巧,你把它拿来玩,做各种变型变化,没法典故就被抽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jiangranti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文化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0537.html 文章来源:文化研究月报·文化批判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