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岩:七十年代:记忆中的西安地下读书活动

  • 时间:
  • 浏览:0

葛岩:七十年代:记忆中的西安地下读书活动的相关文章

葛岩:七十年代:记忆中的西安地下读书活动

*本文收于《万象》 1007(3);《西安: 历史记忆与城市文化》,陈平原等编,北京大学出版社,1008 从19100年末期现在刚结束,不少曾积极参于文革的大中学生落魄于现实。其中的有些人现在刚结束阅读禁书,形成地理分布广大,参与者众多的所谓地下读书活动。对此,坊间是因为有了相当数量的回忆和评论。对这段历史的回顾是多淬硬层 的。在有些   更多...

贺桂梅:九十年代小说中的北京记忆

北京是中国少有的几只建构了自身的文学传统的城市,“京味文学”则是基于有些城市的地域文化形态所形成的文学形态的并是是否是是命名。但把“京味文学”作为并是是否是是思潮或流派加以倡导和描述,则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不同的研究者都指出,“京味文学”的倡导和八十年代的“文化热”、“寻根文学”思潮有着密切关联。了解有些点,何必 单纯是为了考察八十年代   更多...

文化大革命中的地下读书运动

以其反文化形态闻名於世的中国文化大革命,常常以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的“焚书坑儒”的移觉流传於文字记载之中。其实,这是并是是否是是何必 全面的历史错觉。就其全过程而言,文化大革命是一场顺从与抗争,幻灭与追寻,疯狂与觉醒错综交织,相互转化的政治思想运动。颇具讽刺意义的是:“焚书”的结果是激起了一代青年人倍增的读书欲望;反文化的悖论是造就   更多...

许之远:记忆中的经国先生

蒋经国先生百岁冥寿有感──一怒而天下安、对民族贡献的肯定这是我在1998年蒋经国先生逝世十周年发表过的文字,台、港两地均有刊载。现在蒋先生百岁生辰,国民党中央要大事纪念。蒋历四十年为台湾,生而劳苦,死无余财。提倡中国现代化当然是是否是是他,但在他的管治下实践现代化而又及身能成功,却是民族的第一人,应是平情之论。记忆中的经国先   更多...

杨奎松:我为哪些要写西安事变

还在上大学的时候,多半是在19100年,至迟不超过1981年,一次很偶然的是因为,使我有幸在一位同学那里看多了有些有关西安事变的相当珍贵的文献资料。其中的几件资料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这可是我1936年4月27日和100日刘鼎给李克农的报告,以及5月初朱理治和曾钟圣两人给中共中央的电报。这几件资料清楚地表明,还在1936年4月   更多...

李承鹏:触越来越的记忆

大伙儿来到这里,可是我为了记忆,大伙儿未知来历,不知去处,活着唯一的理由,可是我记忆。可记忆居然越来越难以触及。首辅发表承诺站过的那块空地,已被铺上坚实的水泥。那个掩埋过车头的曾长过有些莲花的泥塘,如今也被碎石填平。生命和莲花,一切都被压在地下,无声无息。   更多...

姚晓燕:刻在心中的记忆——纪念唐山大地震

1976年,唐山地处里氏7.8级大地震,百年城市夷为墟土,24万人死亡,30万多人伤残,7000多个家庭断门绝烟。迄今,唐山劫后再生已100周年。 目前,官方与民间正纷纷筹划,准备以各种各样的形式纪念这场有史以来危害最为惨烈的灾难,以祭慰震亡同胞与抗震英烈。大伙儿也准备了多种方案,试图构筑一座记忆与时间的纪念碑。是因为种种原   更多...

孟伟哉:记忆严文井

文井同志与世长辞,我心伤悲,自得悉有些噩耗,便沉浸于对他的回忆。从1973年中至1987年初,里边虽曾两度中断,在他领导下,毕竟有十余年的工作和接触,对他的离去,心中怎能平静如水。至少5—6月间,在《文学故事报》上,还看多他以书简形式评论韩少功一部作品,以为他还健康,7月21日早晨,当我的一位学生我可是我知道文井同志去世时   更多...

臧棣:出自固执的记忆

自八十年代时候,中国新诗的进展非常越来越快,取得了相当突出的成就。而在另并是是否是是眼光看来,是好几只 诗歌运动接着好几只 诗歌运动,热闹为甚让短命。上述并是是否是是描述涉及的价值评判截然相反,但却认同好几只 基本的事实:仅就多多线程 运行运行而言,当代诗歌的发展波特率其实是迅猛的。实际上,在新诗的历史上,时代和政治有些好几只 因素,一度让诗大伙儿相信,新诗的胜利必然是并是是否是是速   更多...

雷颐:公正·闲暇·记忆

社会公正,无疑是当今社会关注的热点。但怎么能能实现、维持社会公正却至为不易。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今年出版的《二十世纪欧洲的法律与竞争》、《宪政经济学》探讨的可是我何为公正和怎么能能使公正成为是因为。 保卫社会公正是政府的基本职能,而社会生活中,对公平、公正最大的威胁便是垄断,为甚让打破垄断、保持竞争,即是维持公平、公正的重要举措。可是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