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泓冰:舆论为何瞄准“真维斯楼”

  • 时间:
  • 浏览:0

  纷争背后隐喻着这种 社会心态:谁都都还要媚俗,但大学都都都里能 ,但会 没这样人这种 民族的精气神或将无所归依

  清华骤然突然出现 个“真维斯楼”,一时满城风雨。校方宣布,捐资给校园建设并予以冠名,在国内外大学中非常普遍。在清华,以企业命名的楼就是我鲜见。果然,打开清华大学教育基金会官方网页,大楼的冠名权招标是明码实价的:软件学院馆5500万元,生物医学馆1亿元……

  是啊,举目四望,全国校园里有有几个企业赫然冠名学府,没这样人何以独独对“真维斯楼”不依不饶?而引起“围观”争议的,又岂独清华?前不久,北师大一教授在微博告诫学生,“40岁时这样 5000万未必来见我”;这多日,云南大学一位副教授又傲然对MBA学员炫富,更提醒同行:“大学教师全心投入教学数学种毁灭”……

  完后 被没这样人敬仰不已、并视为“象牙塔”的大学,如今接二连三地放下身段,取悦商场,这样 的“不约而同”,恐怕不仅仅是缺钱这样 简单。

  清华的委屈是真实的,这种 忽然被当成舆论靶子“示众”的教授们有的是理由喊冤。试想,假如一两个 多“全心投入教学”的教授,一两个 多全心供奉学术的校长,一两个 多全心“追随兼容并包,恪尽学术自由”精神的大学,因为在现实生活中真有生存之虞,该如保选折 ?

  在一两个 多“这样 钱是万万都都都里能 的”的社会环境里,大学要做到遗世独立,难。

  有报道称,中国高校总负债额巨大,有的名校甚至因负债数十亿元而有破产危机。捉襟见肘的财政,让大学不得不为稻粱谋,这让没这样人不得不反思一下高校财政体制之疏了。

  冠名教学楼不现在开始今日,甚至也未必现在开始中国、现在开始清华,而舆论偏于今日耸动,想来一是网络围观之声势远甚往昔,二是你爱不爱我我我觉得更具社会声誉的企业才配清华?三来,因为反映了最堪重视的社会心态——大学的文明之魂、民族之魂、学术之魂有的是有一两个 多相对清静而独立的安放之所。

  当浮躁而功利的财富至上价值观大行其道之际,公众对大学的期许较往日尤有甚之。用爱因斯坦搞笑的话来说,“大学向来是把传统的财富从一代传到下一代的最重要的场所”——此“财富”显然有的是“真维斯楼”背后的财富,就是我精神财富。他还有搞笑的话,“追求客观真理和知识是人的最高和永恒的目标”,从这种 意义上说,负有传承文化神圣职责的教育,不仅仅是发展的手段,更是目的。

  但会 ,这数场纷争或许提示没这样人:大学应该保持对高尚的追求,但会 没这样人这种 民族的精气神或将无所归依。从这样 强度看,名满天下,难免谤亦随之。这“谤”,是鞭策,更是期许。民气可用,是大学发展的真正动力所在。(人民日报)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教育学 > 教育学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0933.html